媒体中心
浦东美术馆今夏正式向公众开放 泰特、米罗、蔡国强等四大展览助力沪上全新艺术地标启航
时间 2021-06-23


浦东美术馆今夏正式向公众开放.jpg

浦东美术馆内景

摄影:陈颢



2020年以来,傲立在上海小陆家嘴尖的一方全新洁白的建筑,不断引发公众关注。这是由陆家嘴集团投资、建设和运营,法国著名建筑师、普利兹克奖得主让·努维尔设计的浦东美术馆。近日,浦东美术馆宣布,将于今夏7月8日正式向公众开放。

 

开馆之年,浦东美术馆与世界级美术馆、艺术机构及艺术家携手,将为观众带来四大重磅展览:“光:泰特美术馆珍藏展”、“蔡国强:远行与归来”及艺术家蔡国强特别为浦东美术馆中央展厅打造的大型奇观装置《与未知的相遇》、“胡安·米罗:女人·小鸟·星星”。一股超强的艺术旋风即将在今夏袭来。

 

【建筑设计:一切以观众体验为中心】

浦东美术馆位处小陆家嘴滨江核心区,向北毗邻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向西延伸至黄浦江畔,向东经由花园广场连接东方明珠塔。建筑主体占地1.3万平方米,总建筑空间面积近4万平方米,设有13个展厅,可展览总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

 

建筑设计师让·努维尔将建筑看作时代的缩影。他试图通过浦东美术馆创造的一系列“呈现的排列”,为艺术陈列创造安置的空间。让·努维尔认为,诗意的维度在浦东美术馆的表达中尤为重要,建筑与艺术在对话中永存,艺术与诗性在建筑中不断打磨彼此的意义。他在设计中采用了“领地”(Domain)的概念,希望观众的参观之旅始于踏入建筑周边场景的那一刻,“我希望浦东美术馆像是沉静融合在广袤大地上的一方雕塑,人们看过去的时候不要认为这是个独立的建筑,而

是和地、景和空间小品搭配延续,自然而然连贯在一起。这种模糊性是我刻意想要营造的,我是在和黄浦江、和周边空间玩一场互动游戏。”

 

浦东美术馆的建筑立面和地面主要选材均为山东白麻大理石,通过不同的打磨工艺,构建出不同的质感,营造出建筑与周边地景的和谐统一感。53米长的廊桥自美术馆二层侧门延伸而出,与沿江景观规划衔接,直达为追求“领地”统一感而特别设计的陆家嘴滨江步道亲水平台。

 

美术馆室内光设计采用自然光与人工光相结合的方式。人工光源的布置以现代艺术杰出代表的马列维奇经典几何线条为灵感主题,同时满足照明和几何阵列美感的体现。让·努维尔希望为观展体验营造三种自然光线的模式:全暗息、全天光和部分遮挡滤光,可根据展览的不同要求而设定,以此为策展人和艺术家们的创作和展示自由提供各种可能。在自然光源的营造上,让·努维尔还大量采用了他标志性的“框景”手法。在建筑外立面的开窗设计上,选点精到而准确。观众不仅得以在建筑内部,借由不多的开窗从不同视角看见室外景致,在某些角度还常能获得“窥视”建筑内部空间人与景的乐趣。

 

除常规展厅以外,浦东美术馆还设有几个独一无二的特殊展厅。中央展厅便是其中之一。中央展厅位于美术馆馆体中央区域,贯通地下一层至地上四层。基底为17米×17米的正方形,高34.4米,在底面一角还设置了升降台,最高可以升至地上一层高度。这样堪称“巨型”的展厅对于任何将要参展的装置或画作艺术家而言都是极大的机遇与挑战。观众可在不同楼层获得同一件艺术作品的不同视角和观赏体验。

 

而在建筑朝向外滩的一面,则是浦东美术馆标志性的两个特殊展示空间——镜厅(Glass Hall),位于二层的镜厅基底长53米、宽5.2米,净高6米 ;跨越三、四两层的镜厅基底与前者相同,通高约为11米。两处空间内均安置了整面高反光的LED屏幕,设计理念取自艺术家杜尚在其作品《大玻璃》中所提出的“第四维度”。让·努维尔认为时间也是作品创作的一个重要元素,随着时间的变化,作品将呈现出不同的效果。镜厅本身构成了两方狭长的展示空间,可以安放装置艺术、展示多媒体艺术作品,而高透的镜面也能完美倒映出黄浦江对岸外滩的景象。

 

作为全新的国有公共美术馆,浦东美术馆项目是打造“上海文化”品牌的重要举措,担负市区两级政府所赋予的文化使命和社会责任。浦东美术馆以“国际艺术展示交流为主,兼顾国内艺术展示”为专业定位,突出展览、美育、文创、国际交流四大功能,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鲜明的建筑特色和优质的展览项目,浦东美术馆致力于成为上海国际文化场馆新地标、国际文化艺术交流的重要平台和最受观众喜爱的美术馆之一。

 

陆家嘴集团董事长李晋昭表示:“居民与游客不仅需要现代化的城市为他们提供便捷的衣食住行;也渴望诗意地栖居其中,从海派城市文化中获得心灵滋养。这座由法国建筑设计师让·努维尔及其事务所领衔设计的全新美术馆,将秉持打造‘以观众为中心的美术馆’这一定位,成为市民观众的美育教室、旅游胜地、休憩空间和学术殿堂,引进来自全世界一流美术馆、博物馆的精品展览与艺术作品。浦东美术馆将传承海纳百川、包容卓越的城市基因,成为推进全球合作的强大能量,拥抱世界,拥抱未来,促进东西方文化互通与交流。”

 

 

【艺术呈现:胜过“打飞的”出国看展】

 

2019年6月11日,上海陆家嘴(集团)有限公司与泰特美术馆理事会签署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MOU),约定泰特美术馆为陆家嘴集团建设浦东美术馆提供为期三年的培训和咨询服务,并将在浦东美术馆开馆三年内进行展览合作。

 

开幕大展“光:泰特美术馆珍藏展”正是浦东美术馆与泰特美术馆合作的第一个展览项目,将于2021年7月8日至11月14日向公众开放。泰特美术馆拥有从1500年至今的英国国家级艺术藏品和国际现当代艺术馆藏。此次带来的展览,以“光”为主题线索,探索了艺术家们如何在每一种可以想象的媒介中,利用自然与人为环境中的明暗对比、冷暖色彩,借鉴科学,挖掘想象深度,试图捕捉光的短暂效果,并利用光的情感联想创作出动人心魄的作品。

 

展览精选了100多件泰特美术馆的珍贵藏品,从泰特历史性的英国藏品开始,跨越整个国际馆藏,展出泰特收藏的一些最著名的作品,从浪漫主义画家对光影的掌握和印象派画家以光作为主题的直接描绘,到20世纪初的实验摄影,再到以光为媒介打造更现代的沉浸式光影环境。展品包括了约翰·康斯太勃尔的《由草甸望索尔兹伯里大教堂》(1831年展出)、约瑟夫·马罗德·威廉·透纳的《光与色〈歌德理论〉—洪水灭世后的清晨—摩西写作〈创世记〉》和《阴霾与黑暗—洪水灭世之夜》(1843年展出)、约翰·马丁的《被摧毁的庞贝与赫库兰尼姆》(1822年)、威廉·霍尔曼·亨特的《良知觉醒》(1853年)、克劳德· 莫奈的《维尔茨港的塞纳河》(1894年),以及瓦西里·康定斯基、丹·弗莱文、詹姆斯· 特瑞尔、安尼施·卡普尔、塔西塔· 迪恩、奥拉维尔· 埃利亚松、布里奇特· 莱利和草间弥生等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展现了一场跨越200年艺术史的展览盛宴。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泰特美术馆还特地为观众带来了泰特最受欢迎的绘画之一,1851-1852年由约翰·埃弗里特·米莱创作的前拉斐尔画派杰作《奥菲莉娅》,将在浦东美术馆1A展厅单独陈列。

 

作为浦东美术馆的第一位委任艺术家,蔡国强在浦东美术馆的中央展厅内为美术馆的盛大开幕特别创作了大型奇观装置《与未知的相遇》,并带来了“蔡国强:远行与归来”特展。后者缘起蔡国强近年的“一个人的西方艺术史之旅”——在世界重要美术馆举办展览,与其馆藏代表的西方艺术史对话。而上海,是蔡国强离开家乡的第一个港口,伴他青春成长、也一路缘分至今。作为开馆展览,“蔡国强:远行与归来”将呈现一个艺术家不受地域和文化习俗桎梏,自由穿梭,集中体现美术馆立足上海、放眼世界的精神和连接东西方文化的使命。此外,洛杉矶盖蒂文物保护研究院策划的展中展“媒材的远行”也将巡回至浦东美术馆同期展出。

 

展期自2021年7月8日至11月7日的“胡安·米罗:女人·小鸟·星星”由米罗美术馆与浦东美术馆联合举办,将展示西班牙国宝级艺术家胡安·米罗艺术生涯成熟阶段(1937—1979年)的一系列经典之作。在跨度近40年的创作成熟阶段中,米罗确立了其独特的艺术风格,创作更为多样化:绘画、雕塑、版画之间的界限被打破,纺织材料逐渐被运用到作品之中。米罗系统性地缩小了颜色的数量,只选取基础色彩进行创作;通过频繁出现的画面元素,发展出一套独特的绘画语言:人物、女人、小鸟、月亮、太阳、星星、星座、逃离之梯……这些元素象征更为广泛的理念。本次展览展品数量共69件,此外还包括1部艺术家生平纪录片。

 

欲了解更多信息和获取高精图片,请联系:luyang@ljz.com.cn

 

陆家嘴集团概况

 

上海陆家嘴(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陆家嘴集团”),成立于1990年。成立之初主要负责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的城市开发。近年来,集团逐步形成1个投资中枢(集团本部)+2个产业板块(区域开发、金融服务)的发展格局,开发版图扩展到前滩、临港、张江、川沙等地,业务范围包含区域开发运营、招商引资、金融服务等,致力于打造成为国资旗下具有卓越竞争力的大型现代服务业综合运营商。

 

浦东美术馆概况

 

浦东美术馆(MAP)位于上海小陆家嘴滨江核心区,于2017年9月26日启动建设,2021年7月正式向公众开放。

 

浦东美术馆由陆家嘴集团投资、建设和运营,由让·努维尔事务所(AJN)设计,以国际艺术展示交流为主、兼顾国内艺术展示,突出展览、美育、文创、国际交流四大功能,致力于建设成为上海国际文化场馆新地标、国际文化艺术交流的重要平台。


x
weixin

扫描二维码购买美术馆通票